返回首页

刘蔚铭著《法律语言学研究》介绍

(西北政法学院外国语学院陕西 西安 710063


前 言

语言与法律的关系甚为密切。中外语言学界和法界不少学者与专家对此有不少精辟的名言警句,例如麦考密克的“法学其实不过是一门法律语言学。”(The law is simply a matter of linguistics);D.Mellinkoff 的“The law is a profession of words.”;曼斯斐尔德的“世界上的大多数纠纷都是由词语所引起的。”;澳大利亚法学会杂志上一篇文章的标题“法律语言学:意义与法律之间的桥梁”(Forensic Linguistics:the bridge between meaning and law);徐国栋的“欲治法学,必先治语言学。欲当罗马法学者,必先当语言学家。”以及刘仁文的“在法治进程中,法律语言建设要靠两方面的力量来完成。一是法学家们自身在提高专业素质的同时,也要致力于语言修养的提高;二是语言学家们也不能不关心法律人所做的工作,将法律语言排除在他们的视野之外。”等等。学者与专家所言是高度的理论概括,是实践的提炼与总结。Lawrence Solan 教授是在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获取语言学博士学位的。随后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又决定学习法律。当时,他征求过一些律师的意见。其中有些人认为:so much of the law is simply a matter of linguistics that the transition from thinking about linguistic theory to thinking about legal matters should be a natural one.事实证明,Solan 所具有的语言学背景给他带来其他律师所不能比拟的优势(Lawrence M.Solan,1993:10)。他的专著《法官的语言》(The Language of Judges)亦充分体现了语言与法律结合的优势。Robert Rodman(2002:94-103)作为语言学家曾亲自参与了一起案件的诉讼。一名海地男子因贩卖可卡因被侦探发现而遭逮捕。指控的唯一证据是该侦探的证言。他证明,被告直接向他出售可卡因,并且有录音为证。辩护方声称录音上的声音不是被告的,然而,陪审团仍裁决被告有罪,并由法官判处他十二年监禁。上诉时,被告请Rodman 对录音做语音分析,以证实录音上的声音不是自己的。Rodman 在进行语音分析时,同时对原庭审录音和录音文本进行了对比分析研究。原来,指控方在庭审时曾告知陪审团,被告过去为海地的美国军队做过口译,并以此认定被告就是语言学家。语言学是研究语言与语音系统的,特别是语音变化,那么语言学家对语音就有控制能力。虽然庭审中他讲的英语带有外国口音,但是,他完全有能力进行伪装,说出录音上记载的非洲式美国英语。对此,Rodman 认为,被告十八岁开始学习英语时,早已在年龄上超过了“关键期”,因此在讲英语时不可能不带外国口音,即使是语言学家亦是如此。所谓“语音变化”是历史语言学的研究范畴,和被告伪装口音的能力和技巧根本没有一点关系。语言学家、口译人员和笔译人员的概念是有区别的。我们知道,语言学家的任务是对各种语言现象进行客观的观察与分析,并做出解释。这并不意味着他具有说好多种语言的能力。对于口译人员来讲,他也没有讲话不带外国口音的特殊能力。所有这些要点在庭审中从未澄清,结果,缺乏语言学基本知识与对语言学基本概念的曲解对审判结果产生了很大影响。本案例说明,语言学对司法实践具有非常重要的辅助作用。语言与法律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两者的结合是客观的必然结果。

国外法律语言学作为一门学科创建伊始就被介绍到我国,并且和我国本土的法律语言学在研究方法与内容上形成鲜明的风格差异。虽然两者在某些方面开始有了一点相互融合的迹象,但是两种类别的法律语言学在截然不同的法律文化背景下泾渭分明。我国本土的法律语言学研究,即汉语界的法律语言学研究,在方法与内容方面相比较而言较为传统,多侧重语言本身的研究。国外法律语言学研究多侧重司法实践中的语言研究。 

本书分为两编。第一编以国外法律语言学为主要脉络,结合我国本土法律语言学研究,试图全方位及宏观地对国外和国内法律语言学进行对比研究。本编共有六章。第一章对Forensic Linguistics 的中文名称做文意与意图探讨,旨在确定更为合理的学科名称;第二章对中外法律语言学的研究对象与内容进行探讨,旨在明晰中外法律语言学研究什么,在那些方面进行具体研究,两者有什么差异;第三章对中外法律语言学的研究现状进行对比研究,包括法律语言学研究人员的构成、研究动态与重点、学术期刊、中外法律语言学研究的差异以及国外法律语言学在中国的发展情况等内容。通过比较研究,可以清晰地了解中外法律语言学各自的现状、特点与差异,为进一步深入研究奠定基础;第四章对中外法律语言学教育进行对比研究,内容涉及到课程设置、汉语界的法律语言学教育、英语界的法律语言学教育、港澳台地区的法律语言学教育以及法律英语教育等内容。相关教育是一门学科赖以生存的基础。对教育的研究是另一层面的研究。目前法律语言学发展速度很快,相关教育的状况究竟怎么样亦是一个关注焦点。法律语言学教育应成为重要的研究内容之一;没有组织的学术群体犹如群龙无首,一盘散沙。一门学科的学术组织就是一面大旗,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第五章主要对国外法律语言学各类组织机构进行研究,同时也对我国为数不多的相关组织机构进行探讨;第六章主要对法律语言学的研究方法进行研究,同时也指出了法律语言学研究的五大分析领域,即语音、语体、话语、语义和双语方面的分析。 

第二编主要围绕这五大分析领域进行研究。语音分析的主要目的在于识别录音中的讲话人是谁,而语体分析的目的则是断定可疑文本的作者是谁。前者的分析对象主要是语音,而后者的分析对象是语体。虽然语音和语体是完全不同的分析对象,但是两种分析的总目标是一致的,即通过各自领域的分析找出涉案嫌疑人。话语分析的目的在于通过对书面或口头语料的分析,断定嫌疑人、涉案人员、甚至执法或司法人员所言是否真实,是否有欺骗性,以及话语的真实意图或动机。语义分析的主要目的是了解语义分析在司法实践中的功能或作用以及面临的问题,以及解决法律语料的可理解性(Comprehensibility)和可读性(Readability)问题。语义分析在语言方面可以起到有效的辅助作用。通过语义分析,庭审、立法、执法等法务工作都可以从中受益。本编通过案例分析,共用四章,对法律语言学的语音、语体、话语和语义进行分析与研究。双语的内容很多,涉及面很广,故用一章仅对其中的重要内容“法庭口译”进行专门研究。 

法律语言学可以分为狭义和广义。狭义的法律语言学就是运用语言学原理分析涉及语言因素的具体案件或进行应用研究。它既抽象又具体,抽象是指,你必须有较强的语言学理论基础,具体的是,这些抽象原理要具体应用。原来法律语言学就是应用语言学的一个分支。本编的语音分析、语体分析、话语分析、语义分析和法庭口译就是从狭义法律语言学角度来探讨法律语言学的。广义的法律语言学包括范围很广,只要和语言与法律有关的内容都在它的囊括之中。仅就基础研究而言,它本身涉及的范围亦很广,很难用一个章节或一本书将其全部包括。本书最后一章的标题是“基础研究”,其内容仅涉及法律语言的模糊性、法律英语和法律翻译等方面的研究。目的是提一个醒,法律语言学研究海阔天空,除了狭义研究之外,它有充足的空间任你遨游。

刘蔚铭

2003年9月15日

西安·政法园


返回首页


刘蔚铭法律语言学研究 更新日期:2003/12/30